刑警队警花 - 性爱大观园_深夜福利视频150合集_91看片福利合集视频_免费亚洲国产自拍99集在线

刑警队警花

来源:人气:728更新:2019-11-28 19:08:17

刑警队会议室。“最近市里发生了多起强奸案。”刑警队长赵林说,“我们认为是同一伙人干的,但他们始终逍遥法外。这是刑警队的耻辱。”队员顾旗说:“这帮家伙专门袭击已婚女性,喜欢当着丈夫的面轮奸妻子,手段残忍。我们必须尽快破案。只是他们行踪不定,很难侦破。”队员李新说,“我觉得可以采取诱敌上钩的做法,只是比较危险。”“我认为可以。”刑警队唯一的女性、被誉为“刑警之花”的25岁的花凤说,“我愿意冒险。”“不行!”赵林说,“太危险了!况且,你新婚不久,一旦出现意外,我无法向于毅交待。”于毅是花凤的丈夫,是警局的法医,两人上月才结婚,花凤刚刚休完婚假上班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起来,都认为犯罪分子手段残忍,不能让花凤冒险。花凤站了起来,“大家都别争了!我已经拿定主意。如果我们不尽快破案,还会有更多的姐妹受害。只要我们计划好,应该不会出事。”经过一番讨论,赵林终于决定按花凤的意见办。又经过一番计划,决定让花凤和李新装扮成夫妻。李新身强体壮,相貌英俊,是刑警队最年轻、武功最好的一个。方案研究好,大家觉得有把握,纷纷开起玩笑。“李新,这次让你占便宜了,要装得和真的一样啊!”“花凤,别让我们的帅小伙拐跑啊。”“还别说,他们还真般配。”“小心于毅吃醋啊。”花凤笑打众人,李新则感到一丝甜蜜。他一直喜欢花凤,喜欢她的率直、果断、善良,像男人一样讲义气,当然,也喜欢她的美貌,但李新一直埋藏在心里。两天后的晚上,李新和花凤像恋人一样出现在郊外的小溪边。这是犯罪分子经常出没的地方。赵林带领一批队员埋伏在附近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花凤挎著李新的胳膊,“听说你新认识一个女友?”“瞎说!别听他们造谣。”李新否认著。“要不要凤姐姐给你介绍一个?”花凤笑道。她比李新大二岁,常以大姐姐自居。李新没有说话,他陶醉在花凤的体温中,“要是能一直这样多好。”他想。“看那边!”花凤突然说。李新顺着花凤的手指望去,发现两个人影匆匆钻进树林。花凤和李新跟了上去。树林中黑漆漆的,李新抢到花凤前面,两人一前一后向树林深处走去。没走多远,就听到笑声夹杂着喘息声。“你插深一点嘛!”一个女人说。“你翘高一点,我才能插进去。”一个男人的声音。花凤的脸立即红了,她明白这两个人在干什么。果然,李新拨开树枝,花凤就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影,女的跪在地上,男的正在她身后插著。“我比你老公怎么样?”男的问。“讨厌!你又问这个。”女的娇嗔道,“你比他强多了,要不我能半夜跑到这儿来让你肏吗?”“原来他们在这儿偷情。”花凤心想,感到一阵心烦意乱,正要叫李新离开,突然闻到一股香味,立即晕了过去……花凤醒来的时候,发现手脚被四根绳子呈大字型绑着,吊在半空。她心里一惊,忙低头一看,自己还穿着衣服,心中稍微安慰。四下打量,发觉被关在一座密室中。“看来刚才中了迷香。”花凤想,否则,以自己和李新的功夫不会轻易被捉住。“不知道李新怎样了。”“哈哈!”几个男人的笑声传来,接着,门开了,走进高高矮矮四个男人。花凤心中一凉,预感到不妙。一个高个马脸男人,看来是个头头,一屁股坐在花凤身前的沙发上,另外三个人站在他身后。马脸看着花凤,笑嘻嘻地说:“刑警一枝花,好名字,好名字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花凤。花凤今天为执行特殊任务,下身穿了件牛仔短裤,露著两条白生生的大腿,十分性感。花凤心中纳闷,他怎么知道我的身份?转念一想,自己的口袋里有警官证,莫非让他们看到了?“小武,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吗?”马脸问。体格健壮的小武说:“漂亮女人见过不少,漂亮警花头一次见。”“你呢,肥猪。”马脸向一个胖子说。肥猪流着口水,“不知道脱光以后是不是漂亮?”“肯定没得说。”一个小个说,“不信就试试。”花凤有些后悔,这次冒险值不值得呢?“脱,脱。”马脸说,“欣赏欣赏。”肥猪立即迫不及待地走到花凤身后,双手摸上花凤的臀部。花凤浑身颤抖,除了丈夫以外,没有别的男人摸过自己。“你们快放开我!”花凤吼道。“脾气不小啊。”小武说,“等会儿脱光你的衣服,看你还神气不?”肥猪开始解花凤的上衣,花凤挣扎着,但手脚绑着,一点作用也没有。肥猪几下就解开她的上衣,露出胸罩。小个掏出一把剪刀,三下五除二剪掉花凤的上衣,扔到地上。花凤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,胸部因激动而上下起伏著。她知道叫喊是没有用的,干脆默不作声。肥猪麻利的解开胸罩的搭扣,花凤丰满的双乳滚了出来。肥猪把胸罩放在嘴边闻了闻,胸罩上还有花凤的体香。“好香啊!”他感叹著。花凤的上身已经全裸,心中又羞又急,这只属于丈夫的美妙肉体正被别的男人贪婪地欣赏。肥猪开始解花凤的裤带。“不要,不要啊。”花凤虽然知道没用,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喊道,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肥猪抽出了她的裤带,随手扔在地上。小个又拿着剪刀走上来,揪起裤脚就剪开,双手用力一撕,“哧”的一声,牛仔短裤分成两半。花凤身上只剩下一条白色内裤。“我不会放过你们!”花凤发恨。“好啊!”马脸没想到花凤这么坚强,“我非叫你服软不可!”他站起来,走到花凤身前,伸出右手,捏住花凤的乳头,笑嘻嘻地说:“服不服?”花凤“呸”地啐了他一口。马脸大怒,“扒光她!让她狂!”小武上来“哧哧”两下,将花凤的内裤撕烂,露出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和黑漆漆的阴毛。花凤已经全身赤裸。“给她上上刑!”马脸吼道。小武和肥猪一左一右按动电钮,拽起绑着花凤双腿的绳子,花凤的双腿被极度拉开,几乎成为一条直线。马脸走过来,伸手摸着花凤光滑的小腹,又向下摸到阴毛和阴户,笑道:“你想塞个什么进去?”花凤痛苦得浑身颤抖,依然一言不发。“好,有骨气,我不信治不了你。”马脸说,“把那小子带来,让他也看看。”花凤心里一惊“难道李新也……”小武和肥猪放开绳子出去,花凤的双腿又恢复大字型。一会儿,李新被架进来。他被反绑着,也光着身子没穿衣服,头上还有血迹。花凤满面通红,被朝夕相处的同事看到自己的裸体,毕竟难为情,何况,李新也全身赤裸。李新看到花凤的样子,十分激动,开始奋力挣扎。马脸、小个、小武和肥猪合力治住他,将他和花凤一样吊绑起来。

李新和花凤面对面吊绑着,如此裸体相对,让他们非常尴尬。马脸说:“怎么样?你们夫妻又见面了。”花凤想,“原来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夫妻。看来他们就是那伙犯罪分子,据说他们喜欢当着丈夫的面羞辱妻子。”花凤心中叫苦,假如自己被凌辱的样子让李新看到眼里,今后怎么做人?她抬起头说,“我们不是夫妻,你弄错了。”“噢?”马脸略感诧异,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,哈哈大笑,“那太好了!我们捉到那么多对真夫妻,早玩腻了,今天捉到两对假的,有趣!有趣!”回头另外三人说,“看来我们要想点新花样了,走,把那两个也弄进来。”四人一起出去了。屋里只剩下李新和花凤。花凤抬起头,发现李新也在看自己,眼睛里充满愧疚。“我真没用!”李新说。花凤摇摇头,她不怪李新,反而觉得正是自己的一时冲动,不仅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李新,就说:“是我害了你呢。”“不!”李新说,“要不是我只顾看那对奸夫淫妇也不会著了道。”花凤脸一红,李新没有结婚,被那对男女吸引情有可原,自己呢?当时也忘记警惕。花凤偷偷看了看李新,李新虎背熊腰,十分强壮,特别是……当花凤看到李新的阳具时,被他的长大所震惊,赶忙转移了视线。李新也在悄悄打量花凤,花凤的裸体是自己一直向往的,她的皮肤那么白皙,她的胸部那么丰满,她的腰肢那么纤细,她的双腿那么修长,要是能……“带进来!”一声呼喝,打断了李新的思维。那一对情人被带进来,他们也是全身赤裸,年龄在30上下,男的文质彬彬,女的身材丰腴,相当性感。他们的双手都被捆绑着,显然受了惊吓,不停地乞求。马脸走道李新面前,指着花凤道:“怎么样,小伙子,你的女同事性感吧?”李新不理他。马脸继续说:“你小子平时一定经常幻想干干这个警花吧?为她打过飞机没有?”李新心中一惊,他的确常常幻想和花凤做爱,为她打过不少飞机。“我给你个机会,怎么样?”马脸说,“你当着我们的面玩了她,我们就不碰她。”李新抬起头,“当真?”花凤急道,“李新,别信他的!他……他故意羞辱我们取乐。”马脸哈哈大笑,“女警花了不得,好,我看你能坚持多久。”他一招手,“让他俩亲近亲近!”肥猪按动电钮,李新和花凤面对面贴在一起。小武用一条宽带子将两人的腰缚在一起。李新和花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。特别是李新,当花凤的柔软胸脯贴到自己身上时,他的心中涌现一股暖流,底下的阳具很快涨了起来。花凤更加难受,由于她叉开大腿,吊得较高,李新的阳具正好顶在她的阴户上。她感觉到李新的阳具正在一点一点翘起,顶着阴户的力量越来越大,显然,李新的生理反应越来越强了。花凤腹部用力一收,臀部向上抬起,阳具顶着阴户的力量稍稍轻了些。花凤已经没有办法了,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李新。李新脸一红,他的确控制不住自己的阳具上翘,只得臀部用力向下一沉,使阳具和阴户又分开一点,但仍然若即若离地接触著。马脸看了他们一眼,心道,“看你们能坚持多久?”转身对那对情人说,“你们叫什么名字,认识多久了?”男的说:“我叫徐速,她叫王丽,认识半年了。”王丽怯怯地说:“求求你,别伤害我。”声音清脆,十分好听。马脸摸著王丽的脸说:“你只要听话,我就不杀你。”王丽使劲点点头。马脸又说:“第一次是谁主动的?”王丽看了徐速一眼,说:“是他。”马脸又说:“说详细点!说得好,我就放了你们。”王丽眼睛里露出希望,“我说,我说。我们本是邻居,那次,我老公出差,他趁我家里没人,偷偷潜了进来,在我到卧室换衣服时,又偷偷跟了进来……”马脸笑道:“是你勾引他吧?”王丽说:“不不,不是。第一次……是他强迫我的。”“详细点。”马脸说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王丽低下头,满面通红。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对人讲呢。马脸一笑,“这样吧,你们表演表演吧!”“好,好,太好了!”另外三人来了兴趣。王丽和徐速面带难色。马脸说:“怎么,不听话?”对徐速说,“你要不干她,那我们四个人就一起干死她。”王丽害怕了,“不要,不要……我们……我们……表演。”马脸解开他们的绳子,他知道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逃不了。王丽和徐速互相看了一眼,都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,就互相搂抱着开始抚摸亲吻,一会儿工夫,王丽就进入状态,口中发出低低的呻吟。徐速把她撂倒在地,骑了上去……花凤很快也有了反应,王丽的呻吟让她难受。她感到李新的阳具又翘了起来,顶在自己的阴唇上,随着绳子的晃动摩擦著。她甚至感觉到龟头已经分泌出汁液。王丽和徐速完全进入状态,特别是王丽,快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。花凤感觉自己的阴户也开始分泌汁液,虽然竭力控制着,但李新的龟头却在一点一点分开自己的阴唇,就要往里插入。“不,不行。”花凤悄悄说。四个犯罪分子精力集中到另一边,没注意他们。花凤又说:“你别放进去。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。”李新努力克制着,轻声说,“我……快坚持不住了。”花凤喘着气,双颊绯红,胸部不停起伏。李新低头看到花凤白皙丰满起伏的胸部,阳具又翘了翘,龟头钻进了花凤的阴道口。花凤想要挣扎,已经无力,只得说,“别……不行的……不可以。”李新把阳具向外抽了抽,离开花凤的阴道一点。花凤心中无比感激,她知道对一个未婚男人来说,这一步多么不易。王丽的呼叫声更大了,李新也开始喘息。花凤心中暗暗叫苦,知道李新就要不行了,顾不得害羞,一咬牙,在他耳边说:“你……想办法射出来,射出来就不难受了。”说完扭过头,不敢再看李新。李新闭上眼,下身用力,却怎么也射不出。“不行……我射不出来。”花凤回过头,发现李新满脸汗水,涨得通红,知道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心中不忍,就用最低的声音说:“你……你可以这样……在外面……摩擦……就能射出来。”声音比蚊子还细。她腰部用力,又抬了抬臀部。李新听清楚了,喘了一会儿气,屁股用力开始前后移动,阳具混合著花凤的蜜汁,果然感觉到快感。“呜……”花凤却更加难受,这种方式本来就是牺牲自己挽救李新的办法。花凤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克制,但没想到这么难熬。在李新的摩擦下,花凤感到阵阵快感从阴唇处袭来,随即意识开始模糊,阴户大量分泌汁液,顺着李新的龟头流到肉棒上,又顺着肉棒流到他的睾丸上……“啊……”花凤终于挺不住了,腹部一松,阴唇将李新的龟头吞进去一节。“老公,我被插入了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花凤暗道。李新仍在抽送著,龟头进出阴道的感觉十分舒服。花凤感到臀部一点一点下沉,阴道也一节一节吞着肉棒。“竟然有那么长!”花凤感受到李新肉棒的长大。“还没有到底呢。”花凤想,全身一松,将整条肉棒吞了进去。花凤立即感到不同于丈夫的快乐感觉,丈夫的阴茎还不如李新的一半长,也比李新细了许多。花凤感到李新粗大的龟头终于顶到了丈夫从未到达的地方,顿时全身酥软,她的臀部开始一上一下配合著李新的抽插。渐渐的两人都进入忘我的境界,开始低低的呻吟,最后都闭上眼睛尽情享受人间的快乐。李新终于在花凤的阴道里完成了射精。花凤屄里的嫩肉被精液一喷,顿时浑身发抖,蜜穴深处传来阵阵,阴道开始强有力地收缩,花心紧紧咬住李新的肉棒……花凤尖叫一声达到了高潮。当他们睁开双眼的时候,发现四个流氓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,立即满面羞愧,才想起这是在淫窝里,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。“精彩,精彩!”马脸拍手大笑,“女警花不仅业务精通,肏屄也很精通嘛!吊著也能干,没见过。”花凤和李新惭愧得无地自容。肥猪走到花凤身后,在她屁股下面摸了一把,沾了一手精液。“他妈的,这么好的骚屄,让这小子先用了。”随手把精液抹在花凤的雪白屁股上。“别碰她!”李新吼道。“吆喝,老子偏要碰她。”马脸说,“把他们分开!”小武解开绑在他们腰上的绳子,小个按动按钮,将花凤和李新分开。“花凤!”李新叫道,他知道花凤将要被凌辱。在有过刚才的关系后,李新已把花凤当成自己的妻子。李新大吼大叫,马脸抄起地上花凤的内裤,塞进他嘴里。他就是要选在他们发生关系后,再让李新看着自己的情人被当面凌辱,自己却无能为力,这样才更刺激。四个人围在花凤身边,伸手乱摸。李新的眼睛里喷出火来,但花凤始终面带微笑望着李新,她早已把凌辱置之度外,经过刚才的交合,她的眼里只有李新。花凤的双腿又被拉成一条直线,她的阴户滴出李新的精液。四个流氓都脱光了衣服,马脸摸了摸花凤的阴道,高潮已过,已经有些干涩。“他妈的,便宜了这小子,头一炮让他打了。”马脸忿忿地说。又叫徐速,“过来,给她舔舔。”徐速战战兢兢得过来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“快舔,不然宰了你!”徐速跪在地上,双手抓住花凤的大腿,抬起头,嘴巴吻上她的阴户。花凤立即感到无比舒服,虽然极力忍住,但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。马脸又把王丽拎过来,让她跪倒在李新身前,替他允吸阳具。王丽不敢违抗,张开小嘴,含住李新的肉棒。李新的阳具在射精后已经松软,经王丽一吸,又竖了起来。李新和花凤尽力控制着,但高潮还是来临了,他们同时分泌出蜜汁,呼吸又开始急促,不时发出“啊”的一声低吟。马脸对王丽说:“去,伺候一下这位警官。”说着便松开吊著李新的绳子,把李新放到了地上。王丽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让陌生人插入自己总有些不好意思。马脸又说:“你想伺候一下这位警官呢,还是伺候我们四个?”王丽不再犹豫,她怕被轮奸。她满脸泪水伏在李新耳边说:“你是好人,我伺候你。”说完,分开双腿将他的阳具套了进去,嘴里不断重复著“你是好人,我伺候你。”另一边,花凤被徐速吸得意乱情迷,这是她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。徐速也知道自己的情人正和李新交合,心中凄苦,却没有办法,只得把全部力量都用到花凤身上。

马脸拍拍徐速的肩,让他停下,说:“你的马子被别人玩了,你想不想玩他的马子?”徐速看了看花凤,点了点头。马脸把绳子放下来,使花凤跪到地上。然后对徐速说,“上!”徐速不敢怠慢,转到花凤身后,挺起阳具插进了花凤的阴户。花凤心中叫苦,刚才和李新交合,虽有一半无奈但也有一半愿意,现在被这个陌生男人插入,无异于强奸。她抬起头看看李新,李新也正看着她,四目相交都是一个想法:希望借此机会拖延时间,一方面避免花凤被轮奸,另一方面寻找机会脱身。两人彼此会意,使了个眼色,同时发出销魂的呻吟。四个流氓快乐地欣赏著,马脸突然挺著阳具走到花凤面前,“给我吸!”花凤真想一口给他咬下来,但她看到不远处有把大剪刀,“要能拿到就好了。”想到这里,花凤一闭眼含住马脸的大肉棒吸了起来。那边,李新已经在王丽的阴道里射精,王丽正坐在地上喘息。这时,小武和小个走过来,拎起王丽,开始凌辱。王丽哇哇大哭,“你们说过要放过我的……”“那是老大说的,我可没说。”小个笑道。肥猪终于也忍不住了,一脚向徐速踹去,想要踹开徐速,自己去肏花凤。徐速这时已经在花凤的阴道里射精,见肥猪一脚踹来,急忙把肉棒抽离花凤的阴道,躲到一边。肥猪见徐速在花凤体内射精,骂道:“妈的,让你小子占便宜了”,接着便挺着肉棒也插进花凤阴户。花凤心中一凉,终于还是没有躲过,现在已经是第三个男人插入了自己。过了一会儿,花凤便感到一股热流冲入阴道深处,肥猪射精了。花凤暗暗叫苦:“这已经是第三个男人在自己体内射精了,我回去要怎么见老公。”这时,马脸从花凤口中抽出阳具,对肥猪说:“换换!”肥猪不敢违抗,转身走到花凤面前。他的身体丑陋,阳具沾满淫液,花凤一阵恶心,就在这时,马脸的阳具插进了花凤体内。“这是第四个。”花凤痛苦地想。她不愿为肥猪口交,作出要用手摸摸肉棒的姿势,肥猪十分惊喜,拿过剪刀剪开花凤一只手腕的绳子,随手把剪刀丢在地上。花凤立即用手撸动他的阳具,肥猪躺在地上发出呻吟……剪刀就在徐速身边,李新向他使了个眼色,徐速悄悄把剪刀摸到手中,向李新慢慢爬去。他也知道,要想活命必须依靠李新。这一切都被花凤看在眼里,心中一阵欢喜。为吸引流氓的注意力,她装出很快乐的样子,嘴里发出诱人的叫喊:“插我!噢……插我……使劲插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”花凤新婚不久,对老公都未说过这种话,心里感到一阵难过。马脸受到鼓舞,一边看着肉棒进出花凤的阴道,一边问:“舒服吧?服了吧?”花凤的阴户传来阵阵快感,心中暗叫:“不能……不能……我一定要坚持住……绝不能被他……强奸到高潮……绝对不能……”,口中却叫道:“舒服死了……用力……插死我吧……我服了……饶了我,我不行了。”马脸又说:“我的鸡巴大不大?比你老公插得舒服吧?”花凤看到徐速已经爬到李新身边,知道这是关键时刻,大叫道:“你的鸡巴太大了,啊……你才是我老公,呜……天天插我吧……”马脸又说:“顶到花心了吗?”花凤无奈,只得叫道:“你插到花心了,使劲肏我吧。”马脸问:“用什么肏你啊?”“用……”花凤心中恶心,但不得不说,“用你的大肉棒……肏……肏我!哦……我求饶了!”徐速已经剪著李新脚上的绳子。他力气小,加上心虚,手直哆嗦。马脸完全被花凤吸引,又说:“肏你哪里?说,快回答!”花凤从未说过那个字,犹豫着。马脸得意地说:“你不说,我就拔出来了!”花凤既怕他真的拔出来,看到徐速就遭了,又真有点舍不得肉棒抽插所带来的快感,只得低声说:“是……是我的小……小穴……”她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字。“大声点!”马脸并不满足,“小穴又叫什么?”“又叫……小洞洞。”“还叫什么?”马脸不依。花凤只得叫道:“是……我的小穴,小穴。”“我的肉棒叫什么?”马脸又问。“叫……叫……”花凤更加难以启齿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“叫什么?”花凤说:“叫……大欣赏。”“你喜不喜欢大欣赏?”“喜欢。”“喜欢用上面的嘴吃,还是下面的小穴肏?”“我……我喜欢吃……也喜欢挨肏。”“喜欢哥哥的大欣赏肏什么?”马脸问。“喜欢哥哥的……大欣赏……肏妹妹的……小穴。”花凤说。她心想,今天真是受尽凌辱。马脸还不满足,他要极度羞辱花凤,“你的小穴多少人肏过?”花凤只得满足他:“好多人,大哥哥你肏得最好。”“哥哥要射了……喜欢哥哥的精液吗……要不要哥哥把精液……射到你的小穴里……”“喜欢……我喜欢……哥哥的精液……哥哥快射吧……射到妹妹的……小穴里……射……快射……射死我……”花凤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种在丈夫面前也说不出口的话。马脸受到花凤话语的刺激,很快便把龟头插入花凤的花心深处,一股浓精狂喷而出。花凤被这股浓精一冲,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终于在马脸的强奸下,又一次达到性的高潮。肥猪这时也被花凤的叫声吸引,问:“胖哥哥的大鸡巴怎么样?”花凤没办法,只得应付:“刚才也插得妹妹的小……小穴……插得妹妹的小穴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”“愿不愿意哥哥插你?”肥猪又问。花凤暗骂他下流,嘴上只得说:“愿意,当然愿意。”这时,徐速已经剪开脚上的绳子,正在慢慢站起剪李新手上的绳子,只听那边小个和小武说,“大哥,让我们也玩玩吧,这警花叫得人心里痒痒的!”花凤叫苦不叠。只听马脸说,“好,让弟兄们都尝尝警花的滋味。”随后,马脸和肥猪转向王丽继续奸淫,王丽已经半昏迷。小武和小个争先恐后地抱住花凤的屁股,大鸡巴轮流在花凤的阴道里抽插,直至先后将精液射入花凤的身体深处。就在小武和小个肏完花凤之时,李新的绳子已经剪开,他一声怒吼,冲小武的脑袋就是一拳。这一拳用尽了全身力气,小武一声未吭倒了下去。李新又一脚踢到小个的脑袋,小个立即丧命。马脸和肥猪见李新凶猛,吓得拔腿就跑。李新顾不得追赶,忙解开花凤的绳子。花凤扑到李新怀里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,刚才的坚强和理智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这时,屋外枪声响起,刑警队找到这里。他们抓住马脸,击毙了肥猪。当队员们冲进屋子,全都愣住,只见李新和花凤全身赤裸,正抱在一起。花凤下体血迹斑斑。大家都明白发生了什么,默默退出去,向花凤敬礼……一月后,花凤和老公离了婚。花凤和李新没有参加刑警队举行的立功人员授奖大会,他们远离了这个城市,开始新的生活。

站长邮箱: 998dhs@gmail.com
郑重声明 : 本站为成人网站,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,请立即离开!!本站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,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,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!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不提供影片录制和储存服务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若本站收录内容无意侵犯了贵公司权益,请联系底部邮箱,我们将尽快处理相关内容。

Copyright © 2019 性爱大观园_深夜福利视频150合集_91看片福利合集视频_免费亚洲国产自拍99集在线 icp123

中文字幕

激情口交

绝美少女

首次亮相

我的